用生命在尝试孕育生命:再谈试管婴儿的风险

2018-01-02 14:39

  俄罗斯第三代试管婴儿

试管婴儿的从业者们,大都会从“不育症抗争”方面去谈论试管婴儿的种种优势,而如果你去翻一下真正尝试过试管婴儿的女性论坛,就会发现事情可能并不是那么简单而美好。
 

  在这篇文章里,由VERA中心合作的妇产科医生,医学科学候选人塔季扬娜·斯特罗科娃(Tatyana Strokova)客观地向我们介绍的试管婴儿的弊端:
 

  问:试管婴儿对女性健康的主要风险是什么?
 

  答:作为一名妇产科医生,而非从事试管婴儿的生殖医生,以我的工作实践来看,经常会遇到那些试管婴儿产生了不良反应的女性。
 

  试管婴儿技术涉及大量的激素治疗,目的是产生尽可能的获取更多的卵子。这里就蕴含了对卵巢的过度刺激。有时很难计算出适合该某位患者的特定剂量,因为每个女性的身体状况、荷尔蒙指数,和她的卵巢储备都不尽相同。
 

  我们无法精准地看出女性卵巢储备的具体数字,因此有时会医生只能凭借经验。使用相同剂量的激素,某些女性可以促使5个卵子成熟,而在某些可以达到20个。
 

  有时候,即便获得了卵子,结果仍无法受精和培育成为合格的胚胎。于是,重复的刺激又开始,周而复始,造成生殖系统的生态环境已经逐渐破坏。
 

  卵巢过度刺激的常见后果便是卵巢囊肿、肌瘤。一般情况下,一旦荷尔蒙水平恢复正常,这些囊肿或肌瘤会自行消散。但是,在每次试管婴儿时间,有必要让身体至少休息几个月。很多患者都忽略了这点:不惜一切代价来追求IVF的成功。
 

  通常,在超过三次试管婴儿尝试后,便有形成肌瘤的风险。而肌瘤会干扰胚胎的着床和发育,它们不允许胚胎在子宫内生根。
 

  曾有一位患者,她尝试了四次IVF,她在子宫腔内形成了内膜结节(良性)。因此,第五次试管婴儿她决定在俄罗斯进行,并采用代孕生育,因为她的子宫已经无法自行孕育。
 

  试管婴儿技术要在女人身体中取出几颗卵子,在体外与精子完成受精。如果采用自然周期试管婴儿,则只取一两颗卵子。在俄罗斯,受精卵要在体外培育5日,之后通过PGD筛查,并被植入子宫腔中。
 

试管婴儿的副作用

  问:人工地使用激素“喂食”生殖系统会怎样?
 

  答:最糟糕的事情恐怕就是更年期的提前来临。如果一个女人还没有自己的孩子,IVF也失败了,并且更年期还提前到来,那么她将不再能够成为母亲,这真是一个太大的打击。
 

  反复的使用超促排卵试管婴儿尝试后,女性可能会耗尽全部卵泡,卵巢就会面临枯竭,这种情况并不少见。而可怕的是,这并不是自然绝经的50岁年龄,而是40岁或者更小!
 

  有一些女性,卵巢经历了过度刺激之后,在她的自然周期内仍然不只产生一个卵,而是产生好几个卵子,如此,将其储备消耗的速度快了三至五倍。
 

  曾经有过一位32岁的女性,她的卵巢储备已经相当于45岁的女性。如果在尝试试管婴儿之前不加控制地服用口服避孕药,则这种后果的风险会增加更多。
 

  问:试管婴儿对女性的身体算是严重的伤害吗?
 

  答:卵巢的功能是否降低,只能由医生来判断。有时候,发现问题时,已经到了无法弥补的状态。某些人宣传可以通过某些药物或顺势疗法来改善卵巢功能。但是,如果更年期真的提前到来,药物或许会减轻不适的症状,不幸的是,生育能力是无法恢复的。
 

  问:除了妇科疾病,试管婴儿还有其他器官造成危险吗?
 

  答:首先是甲状腺。本身,有不孕症问题的女性可能还伴有甲状腺的问题,因为甲状腺的功能与生殖系统的功能紧密相关,它们往往同时存在。
 

  如果在IVF方案中接受电击剂量的激素,则不可避免的是甲状腺功能异常。可能出现结节,可能发展为严重的弥漫性甲状腺肿。
 

  另一个危险区域是肝脏。当大量的药物进入体内时,肝脏将不可避免地遭受打击。
 

  曾有一位经历了五次试管婴儿的女性,被诊断出患上胆汁性肝硬化。幸运的是,遇到了好的肝病专家并痊愈了,但是她只好被迫放弃了再次尝试试管婴儿,而是以另一种方式实现了成为母亲的愿望:使用供卵代孕。
 

  过度的激素刺激,会使整个身体以更高的速度运转。就像当我们面对一些重要的问题而感到非常紧张时,我们的身体会在过后感到十分疲惫。
 

  通常试管婴儿前期的超促排卵阶段,分为长方案和短方案。使用长方案IVF时,女性会接受更大量、更长时间的促排卵激素,而这种方案同时也被认为更加“可靠”,而后期身体恢复也会需要更长时间。

试管婴儿副作用

 

  问:经历过试管婴儿的女性最常见的副作用是什么?
 

  答:许多人抱怨体重增加、恶心和情绪波动大。其实,这些都是激素治疗的结果。
 

  其实,试管婴儿还有许多后果是未可知的。人体不是计算机,即使是经验最丰富的医生,也无法全面地预测身体的变化。
 

  有时候会发生一些无法预料的事情。例如,一位经过六次IVF尝试后的患者,诊断出了营养不良性视网膜病变,面临着失明的危险。虽然不能判断与她反复尝试试管婴儿有关,但是她还是坚决使用她人供卵代孕,自己则全力治疗眼睛。她完全恢复视力用了两年时间,而同时也获得了渴望已久的宝宝。
 

  问:还有一些症状,看上去都是细节,但是也让女性们十分苦恼,比如:皮肤干燥、脱发、爆痘等,为什么会这样呢?
 

  答:其实这些也是类似于更年期的症状,也都是超排卵的不良反应。由于消耗卵巢中的卵泡储备使女性提前衰老,而这些女性并非实际上的衰老。大部分情况下,都可以恢复。如果新陈代谢已被破坏,有时候后果是不可逆转的。
 

  问:试管婴儿对男人有伤害吗?
 

  答:如果只是心理上的话,压力、担忧、期望和期望落空,不仅会发生在女人身上,也会出现在她的丈夫身上。但是IVF全程所有的身体“压力”都只由女性承受。

  

  问:有观点认为,试管婴儿十年后,癌症的风险会增加,是真的吗?
 

  答:目前没有证据表明试管婴儿与癌症存在关联。我听到过另外一种观点,如果超过了某个年龄,则最好不要再生育了,因为有可能活不到孩子成年。我觉得,这两种观点像是同一类人,不敢尝试而给自己编造的恐怖故事。
 

  可能确实有过某个人,曾经做过试管,多年后患上癌症。但如果时间间隔过久,我们就无法确定它是当年的IVF所导致的。
 

  问:为什么医学界不去跟踪和统计试管婴儿的真实副作用数据呢?
 

  答:主要原因还是无法收集所有的跟踪信息。现在,有很多医院都可以进行IVF,其中包括公立医院和私立医院。通常,我们也只是统计一次试管婴儿的成功率,而不是多次总合的成功率。
 

  试管婴儿在全世界已经普及,在俄罗斯,试管婴儿出生的婴儿数量占婴儿总数的1.5%。
 

  胚胎移植后,孕妇在确认怀孕并且顺利经过了早孕期(约12周),风险级别下降,生殖医院就会建议孕妇前往妇产科医院建档。因此,生殖医生们往往没有机会得知今后这位女性的讯息。
 

  而我们作为妇产科医生,则有机会更多机会观察那些未能获得试管婴儿成功的女性状况。
 

  问:试管婴儿副作用的发生是否于怀孕的年龄相关?毕竟,人们通常在35岁后诉诸IVF。
 

  答:显然,随着年龄的增长,很少有人会反而变得更健康。如果有严重的基础疾病,并随着年龄的增长,试管婴儿和妊娠都会变得很艰难,因为身体会表现出许多问题。40岁的女性和30岁女性尝试IVF,副作用的表现可能完全不同。
 

  我想表达的是,你不能“不惜一切代价”去尝试怀孕,因为你可能付不起这些代价。有些女性其实已经观察到自己的健康问题,但认知很模糊,并且无法控制地更换生殖医院,不断地尝试。
 

  我曾有过一名患者,经历了15次试管婴儿!结果还是好的,她真的获得了一个孩子。但是自己不停地有这样那样的健康问题。
 

  还有一位女性,从42岁开始尝试试管,一直到48岁,最终是年龄阻止了她,让她决定使用捐卵。
 

  试管婴儿中,一次取出多颗卵子以获得“备用”的胚胎。那么,在胚胎移植成功后,那些“备用”的冷冻胚胎将会面临被销毁。
 

  由于在取卵前无法得知成熟卵泡的确切数量,也没有人能保证所有取得的卵子都可以受精。比如一次取出20个卵泡,可能只能受精十几个,每个胚胎的怀孕的机会平均为30%,如果进行植入前筛查,则每个胚胎的出生几率减少到20%。因此,IVF其实是一项人类实验,而实验的代价是生命。
 

  为了提高成功率,大多数生殖医院的主要方法就是尽可能多的取卵。因此,就出现了“多余胚胎”的问题。有些医院会一次向子宫腔内移植两、三枚胚胎。而一旦全部成活,即使是健康发育的胚胎也有可能面临人工减胎,因为双胞胎或三胞胎对于母亲并不是轻松的事情。如果母体可能承受,那么多胞胎出生时经常很小,需要特殊护理。
 

  减胎实际上就是杀死胚胎,使用细针插入未出生婴儿的心脏使其停止跳动。
 

  然后,胚胎在子宫中会自己溶解,但是这种操作有引起流产的风险,造成其他胎儿也会随之死亡。
 

  1978年,在英国实施了全世界首例自然周期IVF,被认为是最自然和最不伤害妇女健康的天然IVF。
 

  该方法本质是在正常周期下,不适用或极小量的使用激素的情况下,仅取一颗卵(在极少数情况下,可以取到两颗成熟的卵),后续步骤与传统IVF相同。
 

  自然周期IVF也存在着自己的医学风险。第一次尝试可能会失败,通常是因为卵泡的质量并不总是能符合医学要求,或者由于某种原因造成体外培育失败。因为它是靠自然排卵而来的,而不是在药物的控制下进行的,必须通过超声波对其进行持续监测。如果排卵过早,则该周期“失败”。也有排出空卵泡的风险,其中并没有卵。
 

  因此,自然周期IVF的效果通常比超促排卵IVF要低,有时需要多次尝试才能成功。
 

  受精胚胎会冷冻保存。如果上一次移植失败,可以解冻使用它们。也可以长期保存,直到父母有计划要孩子,只需要每月支付冷冻费用。
 

  当父母的停止缴纳冷冻费用时,医院就会处于比较尴尬的状态:
 

  有的国家,医生无权销毁这些胚胎,而他的父母们经常会“忘却”这些冷冻的“雪花”。
 

  按照俄罗斯的法律,父母们可以捐赠出这些胚胎给其他不孕的夫妻,但如果没有父母的书面同意,医院将无法实现这样的捐赠。
 

  有很多已经成为母亲的女性,再次考虑生孩子时,会更愿意再次尝试试管婴儿,而不是使用早已冷冻的胚胎。因为她们认为再次IVF的胚胎会“更新鲜”。
 

  一位妈妈在关于要不要销毁冷冻胚胎的帖子里写道:

  “我的孩子快三岁了!我每年都要支付胚胎冷存费用。有一次,我不想再缴费了,但我发现我无法说出“销毁”这个词,于是我还是再次续费。没有人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。这些胚胎也是我的孩子,让我的灵魂平静,所以就这样吧。”

试管婴儿胚胎的处置

  在不同国家,法律对胚胎的处置和保护未出生婴儿有不同的规定。
 

  在美国,只有当胚胎牢固地在子宫内发育并显示出生命力之后,才谈得上胚胎的生命权。因此,在美国的司法实践中,有一些父母在离婚后坚持要求销毁已经形成并冷冻保存的胚胎,以避免这些胚胎出生成为婴儿,并因此需要支付赡养费。
 

  在德国,立法原则是:一个人的生命始于受精之刻。因此,法律从受精卵起就已经开始保护未出生儿童的权利。德国严格禁止进行胚胎的植入前筛查和性别挑选,未经父母同意的胚胎销毁和实验。同时也禁止使用代孕。
 

  在意大利,即使父母同意捐赠,也禁止使用人类胚胎进行科学研究,也不建议长时间地冷冻保存胚胎。
 

  在法国,自从2000年1月的《卫生法典》的改革起,法律规定保护人类的生命从其出现第一个迹象开始,即受精后原代细胞分裂的时刻起。
 

  在英国,法律正在逐步为胚胎提供更多权利,以保障未出生婴儿的生命权。
 

  在爱尔兰,此方面的立法更加严格,法律规定:任何受精卵都应用有机会被植入子宫,不得人为破坏。
 

  在澳大利亚,立法原则是,胚胎有权对子宫内发育过程中的过失造成的损害提出索赔。
 

  而在俄罗斯和世界上其他大部分国家,还没有规定胚胎的权利,甚至也没有规定早产儿的权利。妊娠22周之前出生的体重不足500克的孩子通常被视为“晚期流产”。在确定其具有生存能力之前,也没有获得自己的出生证件;早产儿没能抢救成功而死亡时,恐怕还将作为生物废物处理。一些国家也正在考虑修改宪法,基于基本人权和自由的不可剥夺性,应从第一次发现心跳时开始。

 

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